圖片 1

 當一個男性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噗通!」一聲在地上跌倒了,眼淚剛剛在眼眶裡頭咕嚕咕嚕的轉,父母就會匆匆忙忙地跑過來耳提面命地說:「你是個男孩子,不可以掉眼淚。」

所以,小男孩硬生生地把眼淚吞回肚子裡。

 

少年時代,第一次出遠門,跑到離家八百里的地方唸書。

與一群來自各地的大男生同居一室。每天與這群兄弟們打打鬧鬧,運動遊戲。少年在學校初次嚐到戀愛的滋味,隨即女朋友就投入別人的懷抱。少年窩在寢室的床上,回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眼淚要偷渡而下。 這個時候,一群兄弟從一旁拿著籃球過來,拍拍少年的肩膀說:「男子漢是不流淚的,咱們去打球吧!」

所以,男子漢就把眼淚化成汗水,從身體裡排泄出去。

 

出了社會,找到一份工作,男人在職場上第一次見識到人事的險惡。

一起進入公司的同事,每天為了幾萬塊錢的訂單惡言相向。不負責任的上司,總是把錯誤栽贓給自己。每次加薪名單,始終沒有他的名字。但只要一有裁員的風聲,他總是第一個被點名。 想著未來的前途茫茫,眼淚又在眼眶裡轉呀轉。 這個時候,年輕時候的好友走過來,拍拍肩膀,舉起一杯啤酒說:「那麼多大風大浪我們都見過了,這個時候掉眼淚,這算什麼?」

所以,男人就把淚水化成笑聲,在朋友的乾杯聲中煙消雲散。

 

在2020年的夏季,全世界突然發生了一波大型的流行性感冒,將近八成以上的男性全部都被感染。 頂尖的醫學家花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卻連引發的病因都找不出來。

路上,每一個男人都是噴嚏連連,每天都有大批的男人被推入醫院。所有的男性不管有沒有感冒,全部被政府下令戴上口罩,以防止疫情擴散。更奇怪的是,完全沒有一個女性患上這種感冒的案例。

於是,各式各樣的謠言開始紛紛在民間散佈。陰謀論者認為,這是某個女性瘋狂學家的邪惡產物,發明了某種生化武器,要一舉殲滅地球上所有的男性;至於宗教學者,則是認為這是某位神祇向男性所下達的終極報復,要自大的男性從此反省;還有從事各種社會活動的女性領袖,則宣稱這是所有男人的陰謀,想要趁機喚醒正在職場上勝過男性、逐漸嶄露頭角的女性經理人的母性本能,回到家裡來照顧男人。

時間沈澱,民眾慢慢發現,其實這場感冒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也不過就是打個噴嚏流個鼻水而已,所以也不再當作一回事。這場世紀感冒持續大約一年。

之後,有人突然在某一天發現,再也沒有聽說有任何的男人得到這場感冒了。

各國紛紛宣布,人類再度戰勝了這一場天災。

 

有位無聊的醫生,對於這次的事件還是存有相當的疑惑,於是又找了一位當時他醫治過的男性患者,到他的診所來徹底地全身檢查了一遍,最後,得到一個驚人的結論。

---這個男人的身體裡面,沒有淚腺!

這個發現震驚全球。各國連忙進行類似的研究,結果只是印證了這個醫生的發現。

淚腺,從全世界男性的身體中消失了。

不過,這個發現倒沒有引起太大的恐慌。

畢竟,有很多男人,自從成年後一輩子就再也沒有流過一滴眼淚。當然對於失去了淚腺這件事情,也不會有太大的感觸。

所以,男人再也不流淚。也無法流淚。

 

日子漸漸過去,被證實無法流淚的男人,意外地發現自己的生活開始悶了起來。

以前,男人雖然不流淚,但是還可以拿「眼淚」這回事來炫耀一下。比如說,在跟其他人形容自己如何如何辛苦的時候,可以說:「眼淚往肚裡吞。」在向女人懺悔的時候,多情的男人還可以將用眼藥水偽裝成眼淚,來博取女人的同情。

現在,這些眼淚賦予他們的特權,全都沒了。

女人,也覺得很無辜。

以往,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哭泣,遇到高興的事情就喜極而泣,一向都是女性用來表達自己情感的方式。現在每當女性在哭泣的時候,總會被男性指責說她們在藉此炫耀自己有哭泣的權力,並且認為她們在用眼淚,嘲諷男性身體上的缺陷。

全天下的男人,都是「淚無能」的患者。

 

一個醫學會議上,有位統計學者發表了「眼淚不滅定律」。

--每年地球上人類所製造的淚水量是固定的,因此,全體人類每年必須要消費一定數量的淚水。

這個說法並沒有太多的科學根據。但是根據統計數據,自從男人大大方方地宣布自己沒有了淚腺之後,女性花在哭泣的時間明顯的增加了四分之一左右。

現在男人遇到悲傷的事,由於沒有流淚的機會,他們只能強迫自己變得更漠不關心,把臉上的線條裝備的更強悍。看起來,像是一座又一座的雕像,在街上機械化地行走。

而女人,似乎為了消費這些多四分之一倍的眼淚,努力在小事裡頭挖掘悲傷。就算只是一朵飄零的落葉被風吹拂在腳下,也值得付出兩滴眼淚。

街道上,形成兩個強烈的對比。

在左邊行走的男人,像是機械工廠所製造出來的玩具,邁著他們有條不紊的步伐前進。

在右邊行走的女人,根本沒辦法前進,因為她們總是聚集成一群,為了相同的悲傷而抱頭痛哭。

男人終於開始抱怨不公平。他們喃喃自語地訴說,自己也該有掉眼淚的權力。女人也覺得不公平。她們原本正在忙著跟男人爭取著平等的權力,本來希望在職場上也能與男人一較長短,但是,現在工作的時間都被掉眼淚消耗掉了,工作上的競爭力一落千丈,更別說什麼一較長短的雄心大志了。最後,各地領袖終於正視這個問題,都不滿意目前眼淚的分配方式,所以他們聚集在一起開了一個高峰會。

會議開了三天三夜。

男人在會議上握緊了拳頭,慷慨激昂、義憤填膺地陳述著,他們多麼多麼地需要眼淚。他們說,眼淚是推動他們前進的引擎燃料,是他們在工作中的一種理想的避風港。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夢想。過去他們雖然不掉眼淚,但他們一直將眼淚當作是一個夢想,而努力著。現在,夢想沒了,他們也失去了工作與生活的動力。

女人在會議上,傾聽著男人的陳述,從頭到尾都沒開口說話。她們只是一直哭,一直哭。當男人說的好的時候,她們為了感動而哭。當男人說的不好的時候,她們為了自己而哭。

會議有了結論。

(其實都是男人的結論,女人只是哭著點頭贊成。)

他們決定集合全世界科學家的力量,成立一個,「眼淚製造工廠」。由女人來負責生產眼淚,然後,將眼淚販賣給男人,讓男人也有「擁有眼淚」的權力。

 

圖片 1   

 

根據科學家所繪製出來的藍圖。這所眼淚製造工廠的規模,大約有一個棒球場這麼大。

事實上,這間工廠,本來就是由一間因為眼淚事件而廢棄的棒球場而改建的。

在男人還沒有失去淚腺之前,這間棒球場每年都舉辦棒球比賽,男人跟女人一同前來為自己喜愛的球隊加油打氣。棒球場每年都有豐富的收入。

但是,當淚腺事件發生之後,男人覺得浪費時間在這裡看一件與自己無關的比賽是一件很荒謬的事。而女人,不管場中發生什麼事情,他們只會坐在看台上哭成一團,像是看了一場八點檔的肥皂劇一般。看台上充滿了哭泣的聲音,球員自然也無法揮棒。

這麼悲傷的氣氛,還有誰能揮動球棒?比賽怎麼可能還進行的下去?於是,球場的營運也一落千丈,最後終於宣布關閉。

關閉前的最後一場比賽,看台上滿滿的女性,都哭成一團,整個球場的草地,被淚水淹濕成一片汪洋。

 

歡迎來到眼淚製造工廠。

這間眼淚工廠裡頭,清一色只有女性。

在這間工廠的女性,不需要如一般工廠女工坐在固定的生產線上。在這間工廠裡頭,也沒有所謂的「生產線」。唯一的生產工具,就是工廠四周牆上,滿滿懸吊著的電視,二十四小時播放著世界各地最新的肥皂劇。

工廠裡頭的女性衣著都很時髦,隨時隨地可以在工廠中走來走去,跟其他人聊天或是開玩笑。只是,她們的脖子上都掛著一只水瓶。每當她們一感覺難過的時候,眼淚就滴落到前面的水瓶裡頭。

對她們來說,掉眼淚從來不是什麼難事。聊聊天,念念書,就能輕易地集滿半瓶的眼淚。如果真的流不出淚來,只要抬頭隨便選一台工廠牆上的電視肥皂劇,也馬上就能哭的死去活來。

在電視的下方,則是一座又一座的高級洗臉盆。這些洗臉盆並不是用來洗臉。當工作人員胸前的水瓶集滿之後,她們就將滿滿的淚水傾倒進去。洗臉盆下方的水管就咕嚕咕嚕地將這些淚水,匯集到中央的大水管裡頭。

在工廠的中央,從原本球場的一壘到三壘之間的距離,有一個巨大的黑色鐵鍋子。外觀像是家裡用來炒菜的圓底鍋,只是大了好幾千倍。而那根匯集了淚水的水管,出口就在鍋子的正上方。無時無刻都源源不絕地流著從各地蒐集而來的淚水,將淚水如瀑布般流洩到鐵鍋之中。

鐵鍋的底部,有著數百個水管繚繞,在水管的盡頭,則是一個個分散到不同廠線的水龍頭。每一個水龍頭搭配一個自動化的輸送帶,隨著輸送帶流轉而來的,是一個一個開著口,嗷嗷待哺的空鋁罐。鋁罐移動到水龍頭下面,會自動停格,淚水就嘩啦嘩啦地流了出來。當鋁罐儲存滿了淚水,水龍頭就會自動暫停,讓機械手臂將鋁罐上蓋、封箱。十二個鋁罐集成一箱,一百箱堆積成一個單位,由推高機自動推送到貨櫃,連結上工廠外頭等待著的宅配貨車。

大量製造的淚水,隨著貨車銷售到各地的便利商店,雜貨店,或是檳榔攤。

價格很便宜,一罐大約十五塊錢左右,適合一般場合使用。

 

一開始所販售的眼淚,由於是大量製造,所以無論是包裝或是外型都是一樣的。但是後來逐漸有更多的民間企業加入眼淚製造的行業,所以眼淚商品的種類也逐漸的增加,包裝越來越精緻化,也開始有人開始研發一些不同種類的眼淚。

當男人因為一言不合吵了起來,或是在馬路上開車與對方衝撞,需要用眼淚來博取前來處理的警察或是路人的同情時,他只要在便利商店買一罐「一般型」的眼淚,將拉環拉開,往自己頭上一淋,旁人就會明白,他現在表達的是350CC的「悲傷」,或是500CC的「委屈」。

「悲傷」和「委屈」是很容易分辨的,你只要看鋁罐的包裝就知道了。 「悲傷」型的淚水鋁罐,包裝是暗藍色的,而上面繪有一個在海邊等待王子的小美人魚圖案。而「委屈」型的淚水鋁罐,包裝是灰色的,上面繪有十二點之後匆匆離開宮殿趕著上馬車的灰姑娘圖案。

不過,人們流淚的理由,當然不僅僅只有「悲傷」與「委屈」這麼簡單。所以,為了因應市場的需求,廠商也研發設計了許多高價位的單品。 這些高價位的單品,當然就不能再像一般性的消耗品一般,利用大量製造的方法來生產。所以,眼淚製造工廠裡頭特別規劃了一間一間的獨立工作室,重金禮聘了一些在社會上有所成就的女性,來這裡面獨立生產眼淚。

由於高價位的眼淚單品,多半都是採用BTO(先下訂單再製造)模式訂製的,所以要生產的淚水也多半有經過預估。所以,這些女性所生產的淚水,就不用經過洗臉盆來匯集了。她們的淚水直接裝在水晶製的小水瓶裡,一瓶一瓶裝滿後,就直接遞交給等候在工作室門口的宅配人員,隨時出貨。

這些淚水,由於成本較高,多半是送交到企業界的大亨或是政治界的政客手上。 當他們在與對手談判的時候,為了表示自己已經退無可退,他們就會適時地由上衣口袋裡頭掏出一瓶由知名女性舞蹈家製造的「淚之舞」,一滴一滴沾濕自己的衣襟,讓對方知道自己已經很有技巧地讓步了,請對方不要再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當政客因為貪污或是賄選被舉發,就可以由公事包中拿出一瓶由得過金像獎女演員所製造的「情人的眼淚」,倒一行在自己的臉頰上。讓選民和媒體清楚地看見,自己的無辜以及冤屈。 不管是任何場合,最忌諱的就是買到由八點檔連續劇女演員所製造的次級劣質品,據說這種眼淚中有眼藥水的味道,只會被人視為是虛情假意,滿口謊言。不過,這類型的眼淚在情人分手時特別受到歡迎。

 

圖片 1  

幾年之後,世界各國的「眼淚製造工廠」業績蒸蒸日上。股票也上市上櫃,儼然成為一種最熱門的女性工作機會。 而由於淚水大量生產的結果,造成了眼淚的大量消費。以往一年份的眼淚,可能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就通通銷售一空。就連最一般的「悲傷」和「委屈」,也變得一瓶難求,在市場上飆升到數千元之譜。

世界上的國家也被劃分成所謂的「眼淚輸出國」以及「眼淚貧乏國」兩種類別。某些國家的女性人口眾多,就有多餘的眼淚可以外銷國際。而眼淚貧乏國由於國內的男性人口過量,就只能驅策這些男性拼命地勞力工作,以換取足夠的淚水。 眼淚,突然變成了一種身份跟地位的象徵。誰的手中能擁有眼淚,他說的話才會有人聽。

有越來越多的女人,也開始來購買眼淚。 這些女人,他們並不是沒有淚腺。只是她們突然發現,自己流下來的眼淚並沒有人會珍惜,還是買來的眼淚,才能打動其他人的心。 所以,男人跟女人,都為了眼淚而瘋狂。 男人跟女人,都渴求著他人的眼淚。

於是,終於有一天,某些眼淚貧窮國家在長年缺乏眼淚的情況下,終於群聚起來,對於眼淚輸出國家發動抗爭。 這些國家派出了敢死隊前進到眼淚輸出國家,佔領各國的眼淚製造工廠。但是眼淚輸出國家也不甘示弱,派了自己兵力來防護工廠。戰爭立即爆發,所有的國家紛紛加入這場史上最大的「淚水戰爭」。

既然是戰爭,就不免會產生死傷。而有了死傷,就難免會有人要傷心。既然有人傷心,眼淚的需求量當然又更加的提升了。

這是一種加速的惡性循環,眼淚的需求量史無前例的提高,但工廠由於處於戰亂無法開工,所以,無論是輸出國家或是貧窮國家,都處於一種沒有眼淚的狀態。 在這種焦慮、憤慨、悲傷、怨恨的種種情緒無法得到眼淚的抒解之下,所以終於各地都採取了最激烈的行動,紛紛發射飛彈、轟炸、消滅、摧毀。全球各地的眼淚製造工廠在一夕之間全部消滅。 被消滅的工廠中所承載的眼淚,隨著空氣的蒸發而飄到了天上,混雜成雲朵。

風雲變色,雷霆怒嚎。

那一年的夏季,下了整整三個月的淚水。

都市變成一片淚海,淚海上一閃一閃地,是晶晶亮亮的鋁罐,以及晶瑩剔透的水晶玻璃瓶,在都市中載浮載沈。



創作者介紹

極道食堂

janusp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